HHQ一边看JOJO黄金之风一边整理

理解潜台词:
回答问题之前,首先思考对方所提的问题对象是谁
高考移民的追求教育资源或者说录取特权的学生,还是需要异地高考的随迁子女
利弊是从哪个角度出发分析的?我能否从另一个角度分析 提出相反效果?(可以先列一个多方利益分类表,对对方的观点进行归类)?或者说这个利弊和我要讨论的东西是否有关
注意强调我方好处、努力削减对方提出弊端(可以有不同方式,最麻烦的是配套政策(如果有提前查到具体专家建议可以使用))
↓可参考的分类表
有哪些利益冲突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制订异地高考方案牵涉到三个平衡,即本地户籍人口和非本地户籍人口的高考利益平衡;本地教育资源与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接受教育需求的平衡;开放异地高考与防止高考移民的平衡等。
城市容量有限、家乡遭受“入侵”等,本地大学依赖本地人纳税。
1.真的有限?(主要推这条,因为有数据)
可以通过举出教育资金投入数量来演绎
规划人数有限,无非就是跟我们说,你放不了很多人进来嘛,那我们可以适当抬高门槛进行调控嘛
2.真的公平?(用来渲染)
思考:中国几乎所有大学都有地方财政的贡献,即使是部属高校,有的也达一半以上。问题这是拒绝异地高考或者实行招生名额歧视的正当理由吗?
我国宪法规定,受教育权是公民的基本人权。
演绎:如果因为一所大学的资金主要来自于本地财政因而可以拒绝非本地居民参加高考的话,那么,一个地方可否因为当地的警察、司法、道路等均依赖本地财政而对外来者进行某种制度性的歧视(比如警察或者法院优先服务本地人等)呢?这显然是不可思议的。
本地市民与外来者之间的矛盾,一部分与户籍制度密切相关(选用可不提)
虽然不废除户籍制度也可以逐步实现高校招生公平,但户籍制度所造就的特权让高校招生改革以及其他改革步履维艰。一些(大)城市居民长期享受户籍制度所带来的特权和福利,让他们误以为这是天经地义或者合乎公平正义的。其实,这种普通市民所享受的特权与一些身居高位者所享受的特权(比如特权车、特权医疗等)在性质上毫无区别,都是不公正的。
全国统一命题(对方提到的话才需要提)
(平等的真实含义是权利和自由的平等,或者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可以不提,因为如果对方提到教育公平可以先问对方的定义是什么,如果有较大差异再提出。
就大学招生而言,平等仅仅意味着每所大学都不得根据考生的户籍、民族、肤色、出身、年龄等进行录取,而不意味着所有的大学都应统一出题、统一考试或者全国一张卷。全国一张卷所能做到的仅仅是不顾每个地区的特色和发展方向,把所有的孩子都培养成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与平等无关。——王建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高考能否成为一个城市涌入或涌出的唯一途径?
2013年东部沿海地区跨省流入人口所占比例为90.5%;西部地区为7.1%;中部地区为2.4%。  很明显,我国流动人口的主要趋势是从中西部经济不发达省份流向东部经济发达省份,这赤裸裸地揭示了经济吸引力在人口流动中的核心作用
对随迁家庭的正面影响(好处好处)
根据段成荣和杨舸2010年的分析,对流动儿童而言,他们流动迁移的原因大多为“随迁家属”或“投亲靠友”。对孩子而言,父母的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家庭化迁移使得打工的流动人口在流入地更容易产生归属感。(更投身于城市建设什么什么的)
异地高考政策认同度(是否会引起当地情绪反弹)
-来自中国青年网
开放、解决人数、解决更多
2013年全国试水异地高考政策,约4500名参加,仅占912万高考人数的0.5%。但在2014年开放28个省份后,5.6万名随迁学生在居住地参加高考。
流出地人才流失?人才回流(可以算是好处):异地考生约41%毕业后选择回乡工作。
全面的定义:应然与实然上的区别演绎。
教育资金投入
这个数据有很多用法,可以自己组合着用
流出地真的教育资源退化?(与各地教育建设投入资金相关)2016年我国公共财政教育经费投入总额最大的地区为广东省为2000亿元,山东1800,看似比较不发达的云南有864亿元,相比之下和北京880亿元相差不大,甚至高于上海的800亿元(调控资金)北京上海同比比2015年下降8%,而其他偏远地区有超过10%的上涨。
流入地真的资源饱和?(部分地区人均资源盈余)2016年我国各级教育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数量最多的城市仍为北京市(5万5千元),上海(三万元)而大多数其余地区仅有一万左右,可见北上广等发达地区在教育资金投入上是这些地区的五倍之多,出现盈余。(虽然每年都在缓慢负增长或趋于稳定)
杂乱的一些关于如何问问题
(希望不要背诵,只是一些基于我方论的延伸问题的例子,主要是给你们一点例子,如何从论出发问问题)
我们今天提到随迁子女随着父母迁移,那他们的父母,就是我们谈到的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在选择城市迁移的时候,看中的是当地的就业机会,还是教育机会?
外来务工人员更多的看中的是就业机会(摆数据——)
那我看中上海的就业机会来务工,然后把子女带了过来,然后发现上海的教育体系和其他地区不同,我在上海学习的3+3,能够适应其他地区的文理综合卷吗?
反:你可以选择高中三年回乡学习参加高考啊?
大家都回去考,按照您方的方案是不是就不应该有随迁子女异地高考这个问题了?我们发现不是的。(此段出处仍然是随迁子女随父母进城的原因多不只是教育)
各个城市和各个省市之间,他的教育特色是不是完全不同的?
存在差异,(对方不认同可以举出例子。)那我们随迁子女本身之间存在的一些差异是否存在?(表明设定门槛的合理性)
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情况,我们不可能拿出一个城市反推全国是吧?
能不能制定一个政策一统全国?
当然不能(可以演绎不合理)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不应该侧重看他能不能解决问题,解决多少问题(指的是可以看,但不是讨论重点,原因在后),况且这些政策在共同商讨的机制下可以做出调整而应该看政府的一个态度,他愿不愿去解决一个问题(注意这里是底线。如被追问需要有一段完整的逻辑表达)/
操作性:反:一个不能执行的政策是不是一个合理的政策?
他为什么不能执行呢?今天政府已经在各个省市制定出了各不相同的政策并落地很久了。(困难在其实是在制定门槛上)
制定门槛很困难和应该去制定不矛盾(比如物理很难,但是我还是应该学物理)制定的不合适怎么办,不合适是很正常的,因为现在没有一个完美的政策,(政策的制定总是利弊相生的)我们可以通过民主协商去把这个门槛定在比较合适的地方。
为何很难谈论具体政策:
我个人的表达(不一定条理非常清晰,希望有自己的思考)
我一个大学生在这短短的辩论赛里,不能妄自菲薄的告诉你,我可以比这些教授专家政府当地代表随迁子女代表外来务工人员代表,制定出更适合当地的政策(可以列举某几位专家的观点。),顶多代替上海本地考生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罢了。因为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所以他们根据自己的特色设置了不同的门槛,所以作为一个大学生,我不会告诉大家,我用一周查到的数据会比那些各方人士通过民调会议作出的政策更好,在缺失各方利益的权衡下制定出的政策明显是程序不正义的。
接下来,我们今天既然没有办法比专家做得更好,我们今天讨论应不应该去全面开放的时候,主要讨论的应该是一个政府的态度,根据人口普查调查——————————(报数据)随迁异地子女数量庞大,我们发现今天政府面对这样一个需求性的时候,我们应不应该把这个政策的受众面继续扩大来解决这个问题。
民主商讨的细则为什么不讨论
(依然是地区情况不一样的问题)不同地区要考虑的方面都不一样,北上广可能是考虑流动人口庞大的数量,西藏云南可能是社会民族结构…涉及的利益方也不同,同样不可能用一个政策一统全国。当然我们可以提出一个大致模式,就是考虑多方利益,多方议案博弈,程序公开透明的民主商讨。
(这里是通过三分法判断制度决定是否合理反推如何制定一个合理的制度,附上主要是便于你们理解:一是“批判”的制度化,即在政策过程中把各参与者提交政策议案并作互相批判的机会,以制度化的方式加以规定;二是程序的公开性,即其他人能够了解在程序中所讨论的内容,且所主张的观点均依赖于证据,而非通过权威(如特定人的意图)或贿赂等手段得出;三是程序的公平性,指给影响决策的人提供叙述自己主张的恰当途径;四是程序的信受力,即从议题、决策、发布、执行到监督等各个环节都遵循科学的方法,这些方法不仅可信,而且可接受。)
是否拼爹
是因为我们门槛还需要讨论,还是我们的门槛很难讨论出来所以我们就不讨论他?
讨论不出来是因可能有些地方只考虑了父母或者某一方面,所以我们今天看到还有很多专家在讨论是不是要逐步把孩子的东西也计算进来,有些的讨论是不是还要关注别的条件…经过这样各方才能更信服这个东西。
各地不同考量——有些城市只对学籍做要求,有些需要家长有工作,不能以偏概全
如果说今天我们政策只考量父母的收入住所问题,我方也有举出例子(山东、黑龙江等等),有的地方考量了父母,有的地方只对学生的学籍有要求,根据各地的特色,是有不同的制度的。
也就是说对方辩友今天只拿了一个最严苛的条件告诉我,他就是全国的了。而我们也说今天一个条件不能一统全国,一国还有两制呢。也就是说今天对方辩友所说的拼爹是根本不可取的根本不合理推广到全国的。最终我们认为在考虑这个态度的时候,有本地生和异地生的差距,我们认为一个政策的制定,多少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我们应该调节一下双方的利益,双方应该有理解,这也是民众以及政府应该考虑的一个态度。这样应不应该做呢,显然是应当的。
如何渲染我们应该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几个例子,最好不要背诵或者直接用)
(对方提出其他根属性的问题的时候)要解决这个问题,按您方的逻辑是不是要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户籍制度”?
→那这个问题能不能当下解决嘛(资源的调配和建设是有一个很长的时间周期的)
→当前户籍制度/教育资源不均衡没法解决,那我们面对这两千万随迁子女我们管不管嘛(人数庞大需要解决)
区分,投入当地教育资源和随迁子女高考的关系,前者是因为教育资源不均而导致的迁移,而我们今天主要解决的是跟随外出闯荡的父母来到异地的学生,他们只是跟父母一起举家迁徙而已,教育资源不是首要考量)
父母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离开家乡,您的意思就是孩子不能跟着父母一起?难道我们今天解决不了就不要管,不要让孩子跟父母在一起?
如何结辩?
1.总结场上情况(比如强调今天全国的定义,应不应该的标准(如果在先前达成共识可以不提)
2.对方提出了哪些弊端和对其的回应。
3.再附加渲染总结论点部分
结辩如何渲染+总结我方论点?(因为结辩的特殊性,不建议照读,下面这个是底线,而且偏长)
(可以删减+自行修改符合自己的语言表达习惯)
(问题在哪)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今年已经是四十年了)中国面临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人口大移动,许多人为了更好的生存机会,或者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背井离乡到外面去闯荡。就去年就有2.45亿人,且逐年上升,而这一批人有一些为人父母者,他们不放心把孩子留在家里,所以他们把孩子带出来,他希望可以一家人出去。这样就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随迁子女。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中国有1亿名儿童受人口流动的影响。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他在上海或者是他在别的地方,学习的是不同于原户籍地的一套教育,因为我们知道全国各省市的教育水平或者说是教育特色方面有很大的差异,比如说上海,他施行的是3+3,其他施行的是文综理综,甚至有些地方还要学习藏语羌语。在这情况下,我从小接受的是这样一套教育,再回到原户籍地的时候,我能够考试吗?今天主要问题就集中在这。
(为什么不谈具体)这个很简单的问题背后面领着很多的博弈,比如说中国如铁一般的户籍制度限制了我在我学习的地方参加高考,其二是随迁子女和其外来务工父母和当地既得利益者之间的博弈,所以说很多情况下,一项政策的全面执行和制定不是一蹴而就的,他需要考虑很多情况。比如在上海,我今天必须考虑到庞大的数量,比如说在云南,在西藏,在新疆,我还要考虑到当地的民族社会结构,首先因为各地情况的不同,我们不可能拿出一套唯一的制度推举全国,也不能拿出一个试点,因为特点不一样,如果这么做,政策难免会落在浅层。而我们今天的辩题全面,指的是全国性的。所以我们今天更多应该着眼的是一个态度,愿不愿去解决问题,在不在乎这个问题,次要的是这个政策的解决力,而我们发现现今已经有(____填入数据)考生被惠及。可能这个数量还不算完美地解决问题,这也正是政府要通过民主协商,慢慢在实践中去努力做的。一个政府要有责任心,改革重要的不是这个改革马上就改到极点,而是我们看到改革一直在进行,就好像改革开放四十年现在依然在改革。
(关于今天的标准的再次声明)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正是因为受到环境所限做出的无奈之举,但是如果一点希望都不给民众,是否是一个合适的态度呢?今天政府的一个态度不是他告诉我当下他能解决多少问题,因为有太多的客观原因牵扯了我们的改革,所以我们想看到的政府给人民一个希望。这个时候作为民众也应该去理解,作为随迁子女,我现在有诉求,但是政府不可能立刻帮我解决,所以有一些困难,因为他现在只能满足一部分。就好比是当时改革开放也是从深圳开始,先富带动后富。
(渲染)既然现在不能满足,那我们先推行到全国,然后再慢慢协商在未来降低这个门槛,惠及更多人不是更好嘛。这个时候,我也会希望当地人理解我,我不希望我的户籍在我一出生就决定了我的所有,我希望我可以通过在这里学习改变自己,我希望的是父母走到哪,我可以跟着过去,而不是父母外出闯荡,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孤苦伶仃。(怎么惨怎么来)
先这点我要去赶稿了
立即登录, 发表评论.
没有帐号?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