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

-中国青年网
2013年东部沿海地区跨省流入人口所占比例为90.5%;西部地区为7.1%;中部地区为2.4%。  很明显,我国流动人口的主要趋势是从中西部经济不发达省份流向东部经济发达省份,这赤裸裸地揭示了经济吸引力在人口流动中的核心作用
根据段成荣和杨舸2010年的分析,对0-14岁流动儿童而言,他们流动迁移的原因大多为“随迁家属”或“投亲靠友”。对孩子而言,父母的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家庭化迁移使得打工的朋友们在流入地更容易产生归属感。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常住外来人口是推动特大、超大城市人口规模持续膨胀的主要力量,当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和天津 6 个超大城市的“十三五”规划均已公布,它们不约而同地提出了 2020 年的人口控制目标。
北京明确提出 2020 年全市常住人口总量控制在 2300 万人以内,而常住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15 年北京已达到 2170.5 万人,也就是说未来五年北京常住人口仅有 129.5 万人的增长空间。
同理,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天津至 2020 年也分别仅有 84.37、199.89、342.11、383.45、253.05 万人的增长空间(详见表 2)。尤其是上海,按照人口规划,2015~2020 年上海年均不到 20 万人的增长空间,为此,上海提出了“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以产业升级调整人口存量,严格控制常住人口总量”的目标。限于学历、专业技能、职业可转移性等诸多方面的限制,外来务工人员群体首当其冲地成为超大城市人口“瘦身”的对象
城市化观察网(ID:cityobserve)根据教育部于2018年8月发布的2017年教育统计数据进行计算发现,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和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分别为1897.45万人和1550.56万人,合计3448万人;近5年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增加了283.86万人,农村留守儿童减少了576.2万人
2011年上海高考录取率为89.3%, 而陕西的高考录取率为67%。这就是高考地域不公的有力证据
立即登录, 发表评论.
没有帐号?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