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辩稿1.0

大家好
今天,我方的观点是:不应该全面开放异地高考政策。
清代何启曾说:“公与平者,即国之基址也。“自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亦强调了平等,可见公平对于个人发展,社会进步的重要,且教育在经济社会发展和民族振兴中具有先导性、基础性全局性地位,故而教育的公平尤为重要。异地高考政策的提出本是为了缓解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无法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问题,实现更公平、更合理的教育资源分配,是"有教无类"的理想写照。但是对所有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全面开放这一政策却无疑是陷入了为促进公平反而造成了更多新的不公平,激化了更多新的矛盾的误区,与其本意背道而驰。
下面,我方将从 以下  方面/角度来具体阐述我方观点:
全面开放“异地高考”会导致所流入的大城市人口恶性膨胀,本土居民的教育权益被削弱,教育压力增大
全面开放“异地高考”是高等教育资源投入的负激励
想及那些高考的高分省市如河南、黑龙江、湖北的高考之难,原因无非学生多,而大学少,特别是好的大学少。但其实改革开放前,这些省份的大学如山大、武大、哈工大水平相比上海的一些高校并不低,为什么渐渐落后了呢?有个数字或许可以解释, 12年地方财政的教育支出:上海是700个亿,山东是800个亿。而当年上海高考考生是5.5万,山东则是50万。高等教育上海是170多亿,山东只有上海的三分之二。上海财政给每个学生多投了10倍的钱。大学招生比例自然是在本地最高的。若不如此,你没法说服公众把有限的资源从安居、医疗、养老、市政建设等方面挪移到教育上去。要提高教育投入,必须如此才能激励和目标相融。再打个比方,就好象每户人家过日子,有的吃的好些,有的吃的差些,但是如果规定吃得差的可以到吃得好的人家去吃,估计就没人愿意做饭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光靠本地生源,不可能办好大学。所以上海每年输入的学生,远比上海考到外地的为多。上面提到的170多亿教育投入有很多使用在外地来上海读书的学生身上,按《统计年鉴》2011年上海高校招生14.11万,但当年所有高校在沪招生(包括外地高校)不过5.28万,净输入约9万人,三分之二的投入是用在外地生源之上(比例甚至会更高,因为越是投入高的重点院校外地生源比例越高)。如果真的出现了谁也不愿意投入,谁也不愿意“做饭”的困局,恐怕受影响更大的还应该是外地生源。同时,我们也看到,各地政府其实都在顺应民众的要求逐年提高高等教育投入,可是在发现有“便车”可搭的情况下,减少教育投入呢?而这样的减少,会不会扩散呢?也是让人忧虑的问题。好的制度是目标与激励相容,当年办大食堂觉得消除了“贫富差距”但事实是人人贫困,搞了“联产承包”却是“共同富裕”的道路,高等教育也是如此。
 
全面开放“异地高考”无助于教育水平的提高。
科研和学科的设置,不仅要适应学生水平、老师的能力,还和当地的人员需求和要素禀赋有关,。比如,一流大学搞通识教育,去接受通识“博雅教育”估计那些原著是读不清楚的,事倍功半而已,所以必须广泛接受一流生源。而要在内蒙古研究海洋工程、在广东研究极地气候也是一样道理。一个学校他的目标是培养“大师”还是“工程师”,是培养“应用型人才”还是“通用型人才”,是法学样招生多些还是商学院招生多些,同样是电子专业是为生产导向还是设计导向,这些具体的问题多种多样,实在不该“计划指令”的。大学的管理最好自主,最好资金来源和调配还是贴近为好。如果回到高校教育改革前,搞教育部搞“统购统销”,前面说过投入积极性不高外,怕是管理效率和质量不会太高。而至于生源问题,怕也不是一个高考总分能够涵盖的,只要给高校放权,高校自己会考虑的。君不见,每年高校在各地的“生源大战”?其实,不光是高等教育,整个教育都是如此。其实,山东、湖北等地,虽然在高等教育上不是很强,但是中学教育却是很有比较优势的。经常看到有当地“超级中学”的报道,可见当地教育部门也是有意的发挥他们的“比较优势”,做好中学教育,输送比较好的生源,而充分利用北京、上海等地高等教育的优势,做到资源互补的“双赢”。真正“异地高考”后,北京、上海减少高等教育投入,转而强化中学应试教育(民众肯定有这样的要求),恐怕是双输的局面。 
全面开放“异地高考”会导致更大的不公平。异地高考”最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人会“异地高考”?真正的农家子弟?弱势群体?恐怕不会。袁贵仁部长曾表示,异地高考需要满足5个条件,并且家长和学生都要符合条件,家长的基本条件是在流入地要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住所、稳定的收入,并且要交纳各种保险,尽管父母不是户籍人口,但需要是当地的常住人口;学生本人需要满足的条件是学籍和一定时间的学习经历。“异地高考”真正实行,恐怕只是给生源输出地的社会上层人士多一个“选择”而已。而什么人会因此受损,其实对输入地的社会上层人士影响不大,他们有出国留学等等选择,受损害的只是输入地的中低阶层而已,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甚至在主流媒体上没什么话语权,只能默默承受。“异地高考”的结果之一,就是“智力资源”,“财富资源”先北上广等大城市集聚,社会底层不断沉沦,而真正需要关注的,得不到关注,“无从选择”的受到损害,社会分层固化,社会层次流动减少,这其实是拉大了社会的不公平,加大了潜在的矛盾。再从另一个角度说,“异地高考”其实是扩大了地区差距。那些有能力选择“异地高考”的人,其实是输出地用有限的资源培育的人,应该是“回报桑梓”承担其所输出地区社会改善的人,促进教育资源投入的人,起到社会改良作用的人。而他们的缺席,也使输出地的持续改善会受到影响。古代科举甚至也规定,即使为官经商在外,科举也是要回到原籍去考,未尝没有这样的思考。
 
综上所述,我方的观点是不应该全面开放异地高考。
 
立即登录, 发表评论.
没有帐号?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