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h1010

马什 @marsh1010

  • 北京
  • 八月四
    你说让我写点有意思的东西,那我只能凭空想象了,怕我的脑筋不够灵活不能让你觉得满足。 之前在备忘录里记了一些即时想出来的意象、主题、 人物,想着以后可以拿这些写点什么。不过今天看起来这些东西要拼凑成完整的还差点意思。那我试试吧 “悬崖泪水蜘蛛网西装乌龟飞翔信件争吵不可见触碰不到黑夜树杈被割掉的黑色头发米莉亚死皮我们一起装进黑夜的口袋泪水去哪我们就去哪“ 有点发怵......
  • 有感觉
    有感觉了终于有感觉了 我还以为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原来身体受那么轻的划伤就可以感觉到感觉 原来我就是一个无聊粗鄙的动物 我只能感觉到伤害我迟钝我无趣我该死我不该生活在你们中间不该在她的生活里占据一席 哈哈 好简单!耶 这只是第一次 手法不熟练又轻的要命 每一个划痕都要划十几次 但我也不想那么快感受到这些感觉 要留到下一次再下一次 我不想再感到疲倦了我不想什么都感觉不到
  • 2020年7月7日
    / 所謂封建,就是做為血緣組織的部落在進入文明階段以後,用私權力來維護組織架構的一種形式,封建的特點就是私人之間的契約關係,或者說私人關係。宗法封建是純粹的血緣關係,而歐洲封建就是一種契約關係,它始終是為私的,有大的權力和小的權力,但是沒有哪個權力能夠自稱為公權力,跟其他私權力形成截然對立,並且凌駕於其他私權力之上。    從自由的本質來說,實際上只有封建主義才是真正自由的。這不是指小政府,而是說
  • 剧本 7.7
    西裝 Puff! 一套全新的西裝幾乎沒擊中我的頭, 掉在地上。我向上看着这新粉刷的白色建築。這套衣服是從哪裡來的, 又是誰扔的呢?我彎下腰低着头拿起奇怪的墜落物體, 仔細看, 它是如此的新, 標籤仍然在它上面。 "嘿, 有人丟了這套衣服嗎?" 我對著大樓大喊大叫。無回應。沒有人從任何窗口出現。一定有人在附近, 因為白漆還是有些臭味。也許這棟樓還沒有完工,但却空無一人。 我拿起西裝,又檢
  • 2020年7月2日
    从凌晨五点睡到下午六点,醒了三次,做梦六七回 最后醒来浑身像是脱脂般空落落的 不知道自己的头在哪也忘了滞留在岛上的这七月 我又梦见初中了,初中老师同学 自己构造出一个曾经存在过的充斥着丰富触感和印象的地方 但梦里我从来没有进入过教室 我和班长一起偷摸摸着玩 趁他们都在早操 我们穿过废弃的池塘和竹林抵达学校的东南角 我门干了什么?一种愉悦的小孩子气的事情 像是踩蚂蚁或者吃泥 我
  • 2020年七月一日
    05点27分梦醒 我穿着黑色长衫在纽约街头,同一行人进入大厦接待处。我谁都不认识,悄悄的打量他们,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和他们有一样的目的吗?我的疑惑被走向我的一个敦厚胖子打散,一位亚裔女性(也是胖胖的)随行。他问:您知道”nah ha qun dao“最近的事吗?我很有兴趣” 我思索了几秒那句拗口的中文是什么···南沙?南沙群岛?噢,那件事啊,对,对,south海啊,我知道,最近那里要被夺走了,世
  • 2020年6月30日
    梦- 梦见和东京03(三人短剧组合)搏击,在一个城中村的三岔路口,一处时不时过车的下坡口 我和角田在地上缠斗(被掐脖的),饭塚作裁判(吐槽役,打电话的),丰田好像成了我 好久没有那么享受过缠斗了,角田很弱一直被我压在身下,我用两只腿缠住他的腰双手擒住他剩下的双臂,他的头撞来撞去求饶,饭冢趴在我们旁笑个不停。有车经过我们就要起身再以同样姿势重新角斗·····只记得最后我赢了,两只膝盖压住他的胳膊两只
  • 2020年6月29日
    窗户外面在下沙子天很黑 。为了找到什么人或是躲着什么人而走进了一个废弃工厂,工厂里只有一排小平房,平房有三个隔间贯通着每面墙上都没有门。躲进第三个屋子墙上标识是冷藏室空荡荡的只有一墙角有很多黑色沙子,沙子上面有很多塑料肥皂一样形状的空心物,在梦里能想象到一群孩子坐着沙子上埋塑料的样子。有人来房间里,我躲在屋子里最深的墙角静静地等他离开,他走到中间就半途而废之后转身走开了,看样子我在躲他。印象里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