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utmonde

glutmonde @glutmonde

  • 七月二十六
    ——你可以想象是我的嘴巴在说话,因为这些东西实在不书面化,只是因为想张口的时候不知道如何说起,又觉得不算太合时宜。 你知道,从前我也没有遇见过很多人,他们大多不会向我袒露很多,我以为是我们不熟是我太有距离感是我不愿意和他们说起一些共同话题,之后又觉得是自己的问题。总是这样,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把问题推给他人等事情结束自己却什么也没得到的时候就开始怀疑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一点晚有一点迟。在听爱情。看见你之
  • 七月二十三
    凌晨两点半惊醒后呜咽了两声。因为梦里的最后一个画面,竟然梦见我爸,他裸着身子,阴茎夹在两腿中间,当他紫红色粗糙的屁股面对着我的时候还能看见它,他脸侧扭笑着看我,抬起的屁股局部像是坦克。我明白他想做什么恶心的事,他屁股逼近的时候我把右脚抬起重重地砸在床上梦里和现实同时做起了相同的事这是第一次。 这个时候看了手机,看到自己发的消息真是又长又多,只有对妈妈才会觉得我这么多麻烦的话也可以说给你听所有的感受
  • 7.20
    七月一日报: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一名叫做李某燃的26岁男子,在黑龙江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接受数十天天所谓的“辟谷治疗”后,于2020年6月21日不幸去世。据死者母亲披露,让李某燃辟谷,是康养中心所谓“气功大师”刘尚林的建议,“问刘尚林辟谷要多长时间,他回复说长一点吧,有辟90天的、还有82天,李某燃就辟谷60天到70天,先看看情况吧”。按照刘尚林的指示,李某燃在母亲的监护下每天不吃饭只
  • 7.20
    七月一日报: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一名叫做李某燃的26岁男子,在黑龙江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森林康养中心”接受数十天天所谓的“辟谷治疗”后,于2020年6月21日不幸去世。据死者母亲披露,让李某燃辟谷,是康养中心所谓“气功大师”刘尚林的建议,“问刘尚林辟谷要多长时间,他回复说长一点吧,有辟90天的、还有82天,李某燃就辟谷60天到70天,先看看情况吧”。按照刘尚林的指示,李某燃在母亲的监护下每天不吃饭只
  • 无标题
    法国小说作家蕾拉•贝洛创作了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夜巡鸟》,因为自己的母辈是马耳他裔,自己从小就听外婆讲摩尔人的民间传说,所以在故事中尝试将这些元素也融入其中。传说中,夜鸟脱去羽毛能够变化成女子,它的脖子上有总是流血的伤口,夜间如果有孩子在外面玩耍不归家,被它的血滴到之后就会迷失心智,跟着它到山中的巢穴。夜鸟本来是失去儿女的女子死后的鬼魂,据说她一直在夜间飞行寻找自己的子女,直到自己血液流干。
  • 七月十五
    又是梦 又是梦 又是梦 变化起来得迅速 我们都没反应过来 他像一只鲶鱼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躲住进我家里的厕所,有时候他会偷溜进我的屋子,我躺着被他摆弄。梦里我的姿势他的姿势受力的膝盖的疼痛感都清清楚楚好像真的一样,左膝顶着他的胯骨妨碍了他 之后就把左腿放下,他只是隔着我白色的内裤在下面蹭着,那家伙像是个肉馕做的玩具里面至少有个更短小坚硬的东西甚至能被我感受到让我觉得疼。我亲吻他嘴唇,他的嘴唇是云做
  • 七月十三
    这边的十三号就要结束了,妈妈那里的才刚开始。 怀疑你没有设置闹铃又或者什么声音都没能吵醒你,但是回到过去那种状态是我想象里还算无忧的一种,我们错着时差你还在努力亲近的样子让我觉得可爱和温暖。 醒来再通话吧, 下午是接近无力的状态,侧躺在床上看电影也会有很多额外的小画面钻进眼眶接着是进了脑袋,中途通话断了是接了我爸的电话,拿回家半袋猪肝血淋淋的,他让我把猪肝摊在纸板上晚上要拿去钓鱼,这些血肉最容易招
  • 奶奶
    以前有个人在村子里店铺里买了半斤烧酒,买完拿起酒就走了,没赊账也没留下名字,于是店主就在账本上记下“小雨淋淋,烧酒半斤,不知名和姓,脖子后头一个大愣登”过了些日子店主打远处看见另一个脖子后面有疙瘩的人就问他,你上次在我这买酒还没给我钱呢,可那人拒不承认,那人可不是他啊。